从笑星变哭星? 宋丹丹40岁以后活明白了(图)

摘要:近来,一部正在BTV-4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空房子》和以绝对强势姿态亮相的国产大片《十面埋伏》,使得人到中年的女演员宋丹丹成为颇受媒体瞩目的明星。因参与《十面埋伏》的演...

  近来,一部正在BTV-4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空房子》和以绝对强势姿态亮相的国产大片《十面埋伏》,使得人到中年的女演员宋丹丹成为颇受媒体瞩目的明星。因参与《十面埋伏》的演出而受到一些媒体的另眼相看虽说并不让人意外,然而终究由于宋丹丹只是串场露面、戏分不多,不足以成为话题的中心,但由她主演的电视剧《空房子》所引起的话题,却几乎无不与这位擅长喜剧表演的女演员有关。

  《空房子》是前两年红极一时的电视剧《空镜子》的姊妹篇,是著名编剧万方和万科影视合作的“女人情感三部曲”的第二部。有了《空镜子》珠玉在前,《空房子》的登场难免让人关心,其中最让人关注的就是宋丹丹出演的女主角杨红英:一部反映家长里短、极其生活化的电视剧,让一向以夸张的形体和语言演喜剧见长的宋丹丹主演,不能不说是一种强大的反差,连宋丹丹自己在面对媒体时都说,这部戏几乎让她从“笑星变哭星”;这样的反差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不是她的某种转型的努力,也容易引发观众对她的表演是否认可的讨论;此外,自《空房子》亮相以来,常常会看到一些媒体报道中强调,宋丹丹以离婚经历演绎离婚女人,有关婚姻,她感慨良多,她演杨红英就是在演她自己,甚至有报道说,为了更入戏,宋丹丹还要求剧组将剧中的家布置成自己原来家的样子。长期以来,对一个演员是否能突破自己、是否能成功转型的臧否,是媒体报道中常见的专业话题,而著名演员的婚恋感情问题,则更能吸引人们关注的目光。一部《空房子》就让宋丹丹把话题占全了。

  有了这些先入为主的概念,再看《空房子》时,尽管很怀疑,但我总不免疑惑,这个杨红英身上难道真有宋丹丹真实生活的某种反映?而搜索有关宋丹丹的新闻报道,发现很多有关她本人的描述,总是和她那些咋咋呼呼的著名“活宝”角色颇有相似之处。认识一个演员,难道真的在她的角色中吗?

  然而当我见到摆着手摇着头跟我说了一连串“不可能”的宋丹丹时,感受到的只是如同她那宽宽的大脑门一样的开阔和明朗:她开朗、直爽,活得极其明白和自在。我们毫不费力地谈起《空房子》、杨红英和她对此的理解,而对角色的理解实际上是她对生活的理解,我们就此谈开,谈起她对生活的感悟和享受,谈起她对所谓转型和他人评论的不在乎,一直谈到她要做导演和回归舞台剧的最新意向。那个干脆明朗活生生的宋丹丹不会让人联想起她在影视剧中的任何角色,她让我愉快地发现,那些角色可以让她尽情去展现他人丰富的人生,但她自己人生的快乐和精彩,却是只有她自己独享的,她不在乎别人知不知道,理解不理解,只要,她自己享受,已经足够。

  “作为女人,我离婚是离得很成功的,离了以后我很幸福,我前夫也很幸福,所以没有普遍性。但杨红英就很有普遍性,我懂她那种感觉,人的悟性不是非经历了才懂。”

  我们的话题自然是从《空房子》开始的,听到“杨红英就是在演自己”的说法,宋丹丹连连摇头:“不可能,首先我和杨红英太不一样了,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不过我特别懂她的很多感觉,女人有很多感觉都是相通的。”而至于她让剧组将杨红英家布置成自己家的说法,她忙澄清:“没有!哪有这样的事,不可能的,剧组有美工呢。”

  她说,其实很多年她一直在演喜剧,没人会找她演这样的戏,看了剧本之后,她觉得杨红英这样的角色她很熟悉,很懂,很有感觉,这是她喜欢这部戏的重要原因。她不喜欢别人牵强附会的说法,但却坦坦白白,并没有刻意往外生择自己的意思:“反正我特别懂杨红英,可能性格上我们有相似的地方,杨红英是个活得简单的人,对友谊很纯粹,对朋友对家全力死撑,有些东西我们是有相似的地方。”她毫不讳言自己的经历对塑造角色的帮助:“肯定是这样。一个女人,一个女演员,没经过婚姻的挫折,很难悟到生活中情感的东西。不经历,无法设想。我觉得,人们容易用世俗的眼光来理解不同的东西。你比如,杨红英和丈夫离婚的时候心已经死了,对这份感情绝望了,肯定不可能再跟这个人生活在一起了,但当她坐下来跟这个人谈房子归谁孩子跟谁的时候,每一句话都在扎对方的心,那时候说什么都会伤对方,两个人都在刀尖上,人的这种状态其实是特别无奈的,这种东西没有经历不会体会得到。”

  宋丹丹的话让我不可避免地回忆起多年前她那场著名的婚姻的破裂,当时我们报纸一位资深记者采访刚刚离婚的她,将那一场情感变化写得极其无奈、伤感,让人感慨丛生,印象深刻。然而往事对于当事人来说已经云淡风清了,听到我的感慨,宋丹丹说:“我已经不是特别记得了,这些年生活变化特别大,人们都挺躲避这个话题的。但终归,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尤其有共同的孩子,婚姻就走到尽头了,一夜之间形同陌路,不能仅用他好他坏、你好你坏的感觉讲清楚。离婚之前不会懂这意味着什么,当你懂的时候,已经和他形同陌路了,这对每个人是好是不好,每个人答案都不一样。”她说的是自己的体会,也是对《空房子》所表现的内涵的读解:“《空房子》这个戏深刻就深刻在这些地方,杨红英在里面说的很多话都很深刻,实际上是在给女人启示,她有很强的普遍意义的,最后她还是回到前夫身边。”她笑着再次说到自己和杨红英的不同:“作为女人,我离婚是离得很成功的,离了以后我很幸福,我前夫也很幸福,所以没有普遍性。但杨红英就很有普遍性,我懂她那种感觉,人的悟性不是非经历了才懂。《空房子》实际上是告诉女人婚姻的真实面貌,让你选择。”

  一部《空房子》,果然让宋丹丹对男人、女人的情感话题感慨颇多,谈来也滔滔不绝:“男人和女人不是一种动物,对待婚姻的态度就不一样。女人比男人更需要感情,也许多年的平淡婚姻生活已经让她习惯了,但是一旦有事情刺激了她让她发现没感情了,她绝不会甘于这样的生活。”她对角色的理解总是掺杂了更多自己对生活的理解:“我个人认为,杨红英离婚跟丁亚兰(剧中另一女主角)有个季曙光是很有关系的,因为她们俩无话不谈,丁亚兰那种爱情的甜蜜对她绝对是个刺激。男人和男人之间就绝不可能谈这样的话题,女人就会,女人之间觉得你的裙子好看,可能马上就脱下来试了,而男人不可能说我觉得你袜子好看,把你袜子脱下来我试试。但男人可能能承受没感情,他能在没感情的情况下维持家庭的完整,好像更有责任感。很多男人回家之后见着老婆孩子反而觉得特别休息,一旦休息过来了,就穿着漂亮衣服出去找别的女人了。但是女人一旦在外面有了感情,就一定会走,一定不会隐瞒,就会要离婚。你说是男人更有责任感,或是女人更有责任感?无法回答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男人和女人不是一种动物。”

  “但是女人无论到什么年龄都特别渴望爱,一旦想要爱,有了火种,一定会爆发,她会去追求的。女人是一种离不开感情的动物,而男人可以把爱和别的分离。《空房子》起码让你悟到些东西,每个人在面对婚姻平淡的时候怎么办?”她总结着自己的发言,“这东西太有意思了,古今中外,人只要活着,就会讨论这些问题。”说着地笑自己:“我是人也老了,已经在感慨了。这就是人老了特别容易哭的原因,看见一张纸,听到一段音乐,常常感动得老泪纵横,因为他经历得多,所以感慨。你看孩子就爱笑,因为他经历得少,让他感触的事也特别少。”

  “我现在成不成功、火不火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不喜欢。可能一件事、一个非常好的剧本、一个好导演找我,但里面有一个我非常讨厌的人,我一定不去,相反可能剧本挺糟的,但全是我的一群好朋友,我一定会去。”

  尽管《空房子》难得让宋丹丹生出这么多对婚姻、对男女情感态度的感慨,然而她对当下这部正在北京热播的电视剧会不会火、观众会不会喜欢、会不会认可她的表演等问题,却毫不在乎。她说自己真的完全无所谓:“因为你无法操纵,观众觉得好就是好,觉得不好你也左右不了,不要有什么期望。到了我这个年龄,期望不期望没什么太大区别。重要的是拍摄的过程很享受,有些戏你觉得懂能演好,就忘情地去演,演员到那种时刻是很幸福的。然后结交好朋友,这个过程很享受。接着享受休息,再和喜欢的一群人一起工作。”

  她还给了我另外一个意外的答案,她说,自己在事业上感到非常满意,一点不像我们印象中很有追求的演员说的话。她说自己对自己事业最不满意的时候是在自己二三十岁的时候,其实那是她最红的时候:“那时最狂妄,觉得自己不光能演喜剧还能演悲剧,什么都能演。我特别能理解当年刘晓庆说‘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就是我’这样的话,理解那种自信,人年轻的时候会有年轻的狂妄,觉得自己什么都能行。”然而如今她人到中年,心态却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觉得我命已经非常好了,一个女演员能有今天的知名度,有个健康的儿子,是多幸运!我演戏实际也遇到了我最适合的领域,就是喜剧。如果当初不尝试,就没有今天。因为我没有章子怡的容貌,不可能去演什么美女,但是喜剧是别人跟我比较难比的领域。”

  她并不觉得自己演的喜剧角色是类型化的,她也不在乎别人说她至今没有超越在《我爱我家》中“何平”的表演:“每个演员都是一样,就像我们记起那些伟大的美国演员也总是记得他演得最好的角色,你不能总在要求我应该得奥斯卡吧?总记得我以前的角色,那大概就是我能力和运气的极限了。我不是漂亮女人,这个年纪能让十几岁的人认识,已经很幸运了。”因此她也根本没有所谓“转型”、“突破”的包袱:“我现在的生活非常平静,四十几岁了,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吧。我现在成不成功、火不火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不喜欢。可能一件事、一个非常好的剧本、一个好导演找我,但里面有一个我非常讨厌的人,我一定不去,相反可能剧本挺糟的,但全是我的一群好朋友,我一定会去。”这样的话从一个演员口里说出来,无疑是非常罕见的。

  宋丹丹却很满意这样的状态:“娱乐业是英雄美女的事业,一个女演员四十几岁,还能有机会演女主角,已经是很好的状态,到了我这个年龄就不会争了。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你得特别多的名,就算得奥斯卡了,你还得回这个家,还得管孩子作业不是?所以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别人认为重要的事,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心情最重要的事了。”

  她说,很想放松自己的生活:“人就是这样,每个年龄应该享受这个年龄应该享受的生活。”

  “人不经事,就不会懂得生活的道理。所以人年轻气盛,太顺了不是好事。所以我说我儿子要摔跟头,早摔早好,年轻时摔跤,才有力气爬得起来。”

  之所以能有今天这样放松的心态,宋丹丹说自己是40岁以后活明白了。而女人其实是不大容易活得明白的,你清楚要什么,就容易幸福、糊涂,就容易摔跟头。

  曾经,在她刚离婚的一段日子里,原来单纯、平稳的生活突然被打乱了,她很慌乱,心情很复杂。然而时过境迁,她说想起当初英格丽·褒曼因与意大利导演罗萨里尼相恋而为全世界所不容的时候,作家萧伯纳对她说了一句话,大意是,上帝要成就一个伟大的女演员,必须要让她受到一些挫折。宋丹丹觉得这话相当的有道理,她说:“年轻时候的挫折成就了我今天的生活,让我懂得珍惜、宽容,懂得去理解别人,而学会了宽容,就能得到幸福。要觉得宽容是吃亏、不快乐的话,没有人会因为你的不快乐而得到不幸。”

  她说:“人不经事,就不会懂得生活的道理。所以人年轻气盛,太顺了不是好事。所以我说我儿子要摔跟头,早摔早好,年轻时摔跤,才有力气爬得起来。”她笑:“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人生经历少,容易犯各种错误,可悲就在于,无人能阻止他犯这样的错。就像妈妈告诉你前面有一个大坑,你别走过去,你一定不听,一定不会说就绕过去了,一定要掉到那个大坑里,才知道这儿有坑不能过。所以我现在教育孩子,就让他去犯他这个年龄该犯的错误,反正拦也拦不住,只要这跟头是他能爬起来的,由他去犯。”人生的丰富,不仅让她有了丰富宽广的内心,也让她成为一个明白的好妈妈,并将人生的经验灌输给孩子。

  她说进入中年以后自己学会享受生活,开始享受孩子的成长,享受在家的感觉,享受事业带给自己的快乐,享受每天的工作,而不在乎工作的结果。她说自己幸福,因为人到中年比年轻幸福,因为一生很多重要的事在这个年纪都明朗了,而且还有精力去享受。“不像年轻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嫁给谁,还不知道能不能生孩子,可能还要想着当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可能要求像章子怡一样在欧美有票房,而现在呢,不必去追求这些,多幸福,不累了。”她开着玩笑,自己笑得很舒心。

  今年下半年,宋丹丹将把精力更多投放在自己很有兴趣的又让自己心情愉快的事上。首先就是跟自己的老东家北京人艺合作演舞台剧,去年在她阔别话剧舞台十几年之后,回人艺在《万家灯火》中演了一个老太太,好评如潮。她说,年轻时并未发觉自己多么迷恋舞台剧,这次回去却一下子把她俘虏了。让她感触得最深的是,当她在戏的最后站在台前向观众讲着角色的一生,讲她生了几个儿女,死了几个儿女,讲自己的老伴儿,那一刻剧场里静得连地上掉一根针都听得见,突然在这寂静中她听见观众席中传来轻轻的一声抽泣,她说觉得太幸福了。她觉得自己的表演就像手里有线牵着剧场中所有观众,手一紧,观众就哭了,手一松,观众就笑了,作为演员,那种感觉真是太幸福了,太过瘾了。于是,她决定今后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舞台剧上,不光过瘾愉快,重要的是戏剧的工作方式还能让她天天回家,她如今恋家。10月,她将重演《万家灯火》,而除此之外,还将在林兆华导演的执导下和何冰重排《洋麻将》。当初,人艺的泰斗朱琳和于是之演出的版本曾深入人心。

  而宋丹丹即将在事业上出现的另一个变化是,她有可能即将开始自己的导演生涯,已经有人邀请她执导电视剧了。对这样一个看起来挺了得的变化,宋丹丹的说法是:“其实导演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演员只是导演手中用来讲故事的一分子。我特糟,拍戏的时候,老忍不住要帮导演出主意,这对导演来说挺痛苦的,当导演有自己的主意,以及导演和演员有分歧的时候,我又很难过,必须闭嘴,咽在肚子里。总是这样就有冲动,干脆自己讲故事,自己少一些遗憾。另外自己毕竟干了二十多年,有很多想法,积累了很多经验,一方面也想导。”或许今年底到明年初,我们能看到宋丹丹做导演的风采,而执导的题材,估计也会让人感到意外的。

  而对我而言,她做什么已不重要,我愉快的是,我认识的,是年已44岁,却是跟想象中不同的,从容、明朗、智慧的宋丹丹。

笑星赵本山

笑星潘长江

闫学晶笑星郭达

笑星牛莉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笑星赵本山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