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四川笑星刘德一猝世 原本10月办婚礼(组图

摘要:刘德一弟弟妹妹众多,他是老大,刘德一的弟弟刘德阳排行老九,跟刘德一长得最像,只是体型略瘦小些。刘德阳拿出手机上所留的他和刘德一最后的合照,5月28日,你看我们两个笑得...

  刘德一弟弟妹妹众多,他是老大,刘德一的弟弟刘德阳排行老九,跟刘德一长得最像,只是体型略瘦小些。刘德阳拿出手机上所留的他和刘德一最后的合照,“5月28日,你看我们两个笑得好开心哦……”刘德阳边抹泪边回忆:“我6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大哥很早就在承担抚养家里弟妹的任务了,他在重庆市川剧院当演员时,就和大嫂每个月都寄钱回来补贴父亲和弟妹们的家用……”沈伐、刘德一、李伯清的弟子叮当、廖健、钟燕平等都赶来了。林晓东边哭边喊:“老师啊,您怎么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哦!”刘德一的追悼会将于6月19日上午7:30在成都北郊殡仪馆举行,8时举行遗体火化仪式。据悉,刘德一的骨灰将埋葬在都江堰至汶川之间的一个公墓里,与病逝的结发妻子张祥林合葬。刘德一出殡时暂定将穿上他在《傻儿司令》里面穿过的那套军装。 刘德一走得太过匆忙,甚至连一句遗嘱都没留下,但刘德一其实曾经公开过自己对身后事的安排。 刘德一的弟弟刘德阳哭得双眼发红:“四川发生地震之后,大哥隔三差五地就去参加义演,他本来心脏、身体就不好,一直在拖。我劝他说:天气这么热,你还是少去点。他说:地震这么恼火,我咋能坐得下来嘛!这两天他身体稍微松活点,我们才安心一些,没想到……” “李洁那么漂亮,年龄小刘德一41岁,她是冲刘德一的钱去的哦!”面对世俗的观念,面对各种非议,李洁没有反驳。两年来,她默默照料刘德一的饮食起居生活,全力支持刘德一的演艺事业。刘德一深受感动,他多次高兴地说:“李洁是上天赐给我的,年龄不是问题,我们很相爱!” 这时,双眼红肿的李洁在钟燕平等人的搀扶下来到楼下。沈伐高声说:“我一直认为,李洁是天赐给刘德一的福分。这个女娃娃是真的爱胖子啊,她顶着那么多世俗的观念和压力,对刘德一的照顾是那么体贴入微!” 昨日是温馨的父亲节,但对于“小汤圆”刘乙麟来说,却是终生难忘的大悲之日,他至爱的父亲刘德一骤然去世。因主演《凌汤圆》、《傻儿师长》、《傻儿军长》等电视剧而深入人心的著名巴蜀笑星刘德一,于昨日凌晨2点55分因心肌梗塞在温江人民医院骤然逝世,享年64岁。由温江人民医院开具的刘德一死亡通知书是上午9点多送到成都刘德一家的,上面显示,刘德一因心肌梗塞引发了L型糖尿病、冠心病、突发性高血压、心猝死而骤然离世。 刘乙麟满眼的泪水,让人不忍睹视。刘德一走得非常突然。刘乙麟说:“因为爸爸身体一直不好,他觉得成都气压低,呼吸困难。5·12地震之后,他就基本上住在温江海峡新城了。昨天晚上9:30我在成都还给他打了电话,祝愿他父亲节快乐。爸爸在电话里开心得很,没有任何发病的征兆,他催促我说:虽然你在拍戏,要记到17号我们巴蜀笑星在成都有场赈灾义演!我也给他说:《凌汤圆新传》的剧本17号就要从重庆送过来,到时候我要和你谈修改的事。他乐呵呵地答应了。”“今天凌晨2点钟时,突然接到小妈(刘德一23岁的后妻李洁)的电话,说爸爸发病了,已经送往温江医院。我马上驾车往温江赶,赶过去爸爸身体已经软了,但还是温的……我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扶我起来,我不想坐到。”刘乙麟说:“爸爸走之前,身体、心情都很好,晚上还吃了两碗饭,还要看《火烧圆明园》的碟子,让小妈陪他去散步……”说到这里,刘乙麟哽咽了。 央视著名导演王晓:刘德一走得太可惜了。他有喜剧天赋,2005年元月,我执导央视元旦喜剧晚会,刘德一、沈伐、李伯清到北京表演了小品《三星Pk》,在央视播出后,很受欢迎。今年3月,我们的《笑星大联盟》节目就和他约好了,下半年准备邀请他再到央视来表演小品,没想到……太可惜了! 沈伐的嗓子早已哭哑了,昨日凌晨3时许他和李伯清先后赶至温江人民医院,但都未能见上刘德一最后一面。两人以此为恨。回到成都后,由严西秀执笔撰文,师兄、师弟含泪亲笔写下了挽联贴于刘德一憨笑着的遗像两旁。沈伐写的上联:“戏如人生,曲能通幽,汤圆先苦后甜,傻儿不傻,带一路风尘走进天堂巴蜀有口皆碑。”李伯清下联:“人生如戏,承上启下,师承川戏,泰斗门前桃李芬芳,将含泪笑声长留人间绝不拉稀摆带。” 面对熟人和记者,李伯清沉默了许久,终于说道:“我赶过去,他已经……实在太突然了。虽然晓得他身体不好……”李伯清和刘德一最后一次见面是5月3日在徒弟闵天浩女儿的满月酒席。李伯清又低头啜泣:“前段时间他还精神多好的,说自己白发转青,我也觉得他精神比往年子好多了,虽然最近有痛风,但也认为死不到人嘛,哪个晓得……”老泪纵横的李伯清不停摆手:“我实在不晓得说啥子……” 今年5月3日,在一次聚会上,刘德一拉着本报记者的手,认真地说:“《华西都市报》主办的第二届巴蜀笑星擂台赛,推出了张德高上央视春晚,以及廖健、叮当、钟燕平、闵天浩等一批受群众欢迎的年轻笑星,弘扬本土文化,《华西都市报》功德无量啊。我们应该继续把巴蜀笑星擂台赛办下去,培养喜剧新人。”刘德一当时建议说,筹备第三届巴蜀笑星擂台赛,可以邀请全国的笑星来助阵。刘德一还说,今年10月他的婚礼,就可以作为第三届巴蜀笑星擂台赛启动的仪式。现在,这成了他未了的心愿。 在亲朋好友眼里,刘德一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和结发妻子张祥林30余年伉俪情深。2004年夫人张祥林突然卧病在床,刘德一在病榻前看护了一百多个昼夜,谢绝了许多高价戏约。“我们虽然也请了保姆照顾,但终究不是那么方便。这时候我就想多陪她说说话儿,让她宽下心,好好养病!”在夫人的病榻前,刘德一回忆起往日岁月发出肺腑之言:“我承诺过要照顾她一辈子。”据悉,因为这段深情,刘德一的骨灰将埋葬在都江堰至汶川之间的一个公墓里,与病逝的结发妻子张祥林合葬,对此,李洁很支持。 沈伐嗫嚅哭泣着说:“胖子(指刘德一)啊,你不守信用啊,你失约了。”原来大前天他给刘德一打电线日去都江堰,但没想到刘德一已经永远不能和他同台表演了。“我和他比亲兄弟还亲,我们的友谊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考验。今年六七月我们还准备要拍一部新片《麻辣三宝》,还有《傻儿敢死队》、《王保长别传》,现在都只有搁浅了。记得上前天(12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到龙泉去了,给我带回来桃子,我说:胖子,这是你送给我的寿桃么?他开玩笑说:是是是,祝你万寿无疆。” 从发病到去世,自始至终陪伴在刘德一身边的,就是比他小41岁的妻子李洁。据昨日凌晨亲自赶往温江送师兄刘德一的《王保长今传》的制片人李柯透露,等刘乙麟狂叫着一脸涕泪赶至医院时,刘德一已经无力再多说一句话,没留下任何遗言。而头发散乱、哭得双眼红肿的李洁仍在苦苦哀求医生:“救救他吧,他的心口还是热的!”当医生宣布抢救无效后,李洁抱着刘德一的脸不停亲吻,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也许刘德一最牵挂的就是小他41岁的妻子了。在2007年和李洁参加一次电视节目录制时,刘德一其实曾首次公开过自己的安排:“我的存款一共23万元,我都想好了,我走了以后,现在的房子归儿子,温江的归李洁,差一点的铺面给儿子,好的给李洁。李洁从来不谈这个,表示自己不要我的财产。她曾多次告诉我,你走了,我就出家,到现在她还是这样想的,我都没办法让她改变。” 林晓东说:“老师走得很安祥,像在打瞌睡一样。老师这段时间太操心,太累了啊!参加赈灾义演都有五六次,他如果没亲自去,就喊我们徒弟一定要去。他说这次国家遭难,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四川的亲人们,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没力了就出血!记得最后一天和老师参加义演,是在成都文殊坊赈灾,主办方想请我们午饭吃馆子,他说不,领着大家一起吃了顿盒饭。下午我们又赶到红星路募捐……”说到这里,林晓东已经泣不成声。 峨影厂演员、剧本策划李文忠是刘德一从1970年就认识的朋友,李文忠说:“汶川达地震后第三天,刘德一就在春熙路带领巴蜀群星捐款,郫县、彭州,他都去义演。他是个豪爽、有爱心的人,看到各地的灾情就要操心,而看到灾区群众见了他有了笑声,他就很欣慰。他身体胖,是老药罐罐,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哮喘……最近两三年来严重时呼吸都很困难。他的身体必须静养,在彭州义演时,我看到他都被烈日晒脱皮了,我劝他不要太操劳,他说:我是名人,不出来我自己心里不安啊。我们应该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来帮灾区人民一把。我觉得刘德一虽然走得很匆忙,但他尽到了一个名人应尽的社会责任!” 1995年,刘德一和沈伐、李伯清正式结拜,一次过年时,三人还在武侯祠同台表演段子:“大家都知道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我们三兄弟也是喜结金兰的兄弟。”按照年龄来看,刘德一是关羽,李伯清是张飞,而沈伐则是刘备。 刘德一是《华西都市报》推出的笫一代有全国影响的巴蜀笑星,也是两届巴蜀笑星擂台赛的历史见证人。 潘长江:太可惜了,我很喜欢刘德一的喜剧表演,对他的去世,我表示沉痛悼念! 看到李洁和刘德一的恩爱,他们的好友和徒弟早就悄悄给筹备婚礼。计划由沈伐、李伯清当伴郎,闵天浩当主持。郭冬临要来济南选“闺女”。当时大家商定,今年10月举行,邀请上百位亲朋好友参加。“德一啊!你为什么一个人就这样走了?”刘德一病逝后,李洁哭得撕心裂肺。“刘德一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5·12大地震发生后,他多次忍痛主动到灾区参加赈灾义演,至少演六七场了。前晚临睡觉前,他还说15日和17日两场赈灾义演,身体再不好也要去参加。” 从温江送遗体前往火葬场,然后回到蜀都花园家里的过程中,李洁一路痛哭不止。昨日上午9时许,李洁仰面躺在沙发上,泪水一颗颗地滚入发际。她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神情悲痛呆滞。一位亲友为她戴上一串扇形翡翠项链,这是刘德一为她买的礼物。李洁用简单的手势,示意将自己颈上一个观音项链的金链子取下来,穿上扇形翡翠坠子,因为这根金链子也是刘德一给她买的。刘乙麟轻轻安慰李洁说:“小妈你放心,爸爸不在了,我们就是一家人,我能吃得起饭,你就吃得起饭,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2005年底,在《华西都市报》举办的“巴蜀新壳子搞笑晚会”上,三人再度携手推出了新小品《三星PK》,令观众印象深刻。次年元旦,《三星PK》还顺利冲进了央视元旦晚会。这是三人最后的一次舞台合作。 沈伐刘德一李伯清,是巴蜀笑星里的三个大腕,也是曾经结义的兄弟,刘德一的突然离去,让沈伐和李伯清都不能接受。昨日,李伯清老泪奔涌,对着摄像机几次欲言又止:“我本来是最会说的一个人,但是请原谅我,现在我真的不晓得该说什么……”沈伐也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 刘德一的儿子刘乙麟看见父亲生活很幸福,很快接受了这个比自己还小3岁的继母。经过两年的爱情长跑,刘德一与李洁悄悄扯了结婚证。 “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提起《傻儿师长》、《傻儿军长》,巴蜀大地,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刘德一主演的“傻儿系列”,被誉为“方言喜剧的经典”。刘德一还曾主演《凌汤圆》、《唐肥肠传奇》、《胖哥逗人爱》、《三喜临门》、《都市俏辣妹》、《淘金记》、《凌汤圆外传》等多部电视连续剧,以及电影《生死赌门》、《麻将棒棒手》,话剧《抓壮丁》等。他出色的演技和200多斤的体重,令他在市民百姓中有个一语双关的绰号:巴蜀重量级笑星。 郭达:我和刘德一不仅同过台,而且还一起拍过影视剧。刘德一的喜剧表演相当幽默,而且很自信、很自然,太意外了,请转告我对刘德一家人的问候。 刘德一先后在市区蜀都花园、青城山、温江购置了几处房产,但他都是用来居住的。他曾开糖果厂、火锅店,最后都失败了。所以留下的财产并不算多。2002年,刘德一投资50万元在羊西线三环路外开了一个面积达700平方米的火锅店,其中有20多万元是从朋友处借来的。为了开这个店,刘老全家人都行动了起来。“哪个人会跑那么远去吃火锅哟,火锅店的生意秋得很!”火锅店开张才两个月就宣告关门。投资火锅店失败以后,刘德一用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才还清开火锅店欠的债。“我简直不懂理财,啥子股票基金更是一窍不通,干脆就不去碰!”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后,刘德一仍旧很乐观,他认为隔行休贪利,人老了就该颐养天年。可见刘德一对钱财等身外之物却看得很淡。 2004年4月底,刘德一永远失去了相濡以沫30多载的原配妻子张祥林。此后,刘德一独自生活,脸上鲜有笑容,身体也不好。为刘德一介绍老伴的红娘络绎不绝,但61岁的刘德一已经绝望,“我都这么老了,恐怕找不到爱情啰!”然而,2005年9月,来自四川乐山夹江的年仅21岁的女大学生李洁,在一场演出中结识了刘德一。一个月后,李洁听说刘德一在成都病了,便到医院里去看他,并照顾了好几天,刘德一深受感动,爱上了李洁。经过深思熟虑,李洁终于走进了刘德一的情感世界。 刘乙麟透露,他与父亲的最后通话中,父亲一直催促他记住17日在成都一个灾区群众安置点的赈灾义演。刘德一徒弟林晓东透露:“老师把这场义演记得很牢,喊我们刘家军的都要去,虽然现在老师不在了,但17日的演出我们还是坚持要去。” 凌晨3点过,沈伐夫妇赶到,作为结拜大哥的沈伐一把抱住刘德一放声大哭:“二弟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你太不落教了!”三弟李伯清也随后风尘仆仆地赶到,他抱住刘乙麟老泪纵横:“孩子啊,你要挺住!”刘德一门下弟子钟燕平、林晓东等含泪为恩师穿上寿衣,然后将遗体运往成都北郊火葬场。 2004年,沈伐、李伯清听到刘德一爱妻张祥林去世的消息后,连夜赶到刘德一家中,看望悲痛中的兄弟。沈伐一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赶到刘德一家中。

笑星赵本山

笑星潘长江

闫学晶笑星郭达

笑星牛莉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笑星赵本山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